红旗拉包尔舰队第五章:汉唐风月大和樱

WARNING WARNING WARNING 本章为R18,读者将有可能看到且不限于:开后宫、推土机、人物形象崩坏、男人的厚颜无耻,等等。 “普天下的提督,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特鲁克基地,提督丢勒的骑士所属,神通 第五章:汉唐风月大和樱 黎明来临,那就让冰冻的爱意,如春雪消融般炽热流淌。——《上弦之月》 第六驱逐舰支队的小家伙们刚执行完护航任务回到营房,还没上楼,就被门口公示栏上的一则消息吸引住,停下了脚步。 雷:“……经上级批准,本分舰队政委韩秉正,分舰队司令藤村大和正式皆为夫妻,现拟于945年,M2,6月6日举行结婚典礼……哇哦!

红旗拉包尔舰队特别篇:南洋第一笔

特别篇:南洋第一笔 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临江仙·给丁玲同志》 “青叶,你又在搞什么大新闻了?让我康康~”一走进连队一楼的新闻报道组,我就被桌子上一篇尚未完成的文稿吸引住了眼球。 “提督不要啊!”看到我把手伸向稿件,青叶急忙扑了过来…… “嗯?听话,让我康康!(震声)”好奇心被完全勾了起来,我一个箭步上去把稿件拿在手里。 青叶还想挣扎,但已经被我左手抓住领口按在墙上。另一边,我右臂平举,审读着稿件——这个距离她是无论如何也够不到的。 “近日拉包尔分舰队行者提督携安全抵达的齐柏林伯爵与威尔士亲王参观基地……交流友(♀)好而深(♂)入……二人表示已经适应了本地的生活……愿意继续推动中德、中英友谊向更广领域、

红旗拉包尔分舰队往事第四章

第四章:北方人在南洋 今日的南洋航路,也是遥遥无期。但有那矫捷海鸥,伴我海上航行。——《拉包尔小调》 945年,M2,5月某日夜,拉包尔。 一座军营前,战士们正对两个新面孔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滴——滴滴”哨声过后,喧闹声停止了。大家纷纷列队集合。 武藏:“值班员同志,一分队水面打击群参加晚点名前集合完毕,应到十人实到十人,稍息。” 大凤:“二分队航母战斗群参加晚点名,应到十六人实到十五人,其中一名连值,稍息。” 欧根亲王:“三分队巡洋突击群集合完毕,应到十人实到十人,稍息。

红旗拉包尔分舰队往事第三章

第三章:通往荣光之路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小路》 这天早上出发前,我闲来无事,掏出口琴,吹奏起了在北方听到的一首苏联歌曲。“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缦的轻纱……”我愕然,一抬头,看到早霜竟也随着旋律哼唱着这支歌。我略感好奇,问她是怎么会唱这支歌的。“是大和姐教我的,她还给我取了个俄语名字,就叫喀秋莎。”这也让我对大和这位日本姑娘更加好奇。 现在,我坐回了窗边的位子,同随我而来的两位女士聊起家常。当然,更重要的是顺便问一些我感兴趣的问题。 “藤村女士,请问您……” “啊啦,韩先生请不要那么见外嘛。像早霜酱那样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司令官,

红旗拉包尔分舰队往事第二章

第二章:海鹫振翅 晚霞中的红蜻蜓,请你告诉我,童年时代遇到你,那是哪一天——《红蜻蜓》 943年,九月,长江口外海。我们一行人收到指令,到某指定海域与新配属给本舰队的轻型航母会面。 此前我观看秋津丸搭载的“卡”式旋翼机训练时,就觉得这种奇特的飞机如同蜻蜓一般轻盈灵活。而这次会合,时间正在黄昏。夕阳染红了大半边的天空,也让大海泛起粼粼金光。我们的头顶,两架涂成橘黄色的教练鱼雷机在我们头顶盘旋翻飞,既是在欢迎也是在指路。此情此景,让我恍然如同回到儿时:同样是在初秋,同样是在黄昏,江畔河滩上的芦苇丛之间,一群少年拿着网兜往来奔跑。而吸引着他们的,便是那一只只或振翅飞翔,或停在草尖,色彩如晚霞般绚丽的红蜻蜓…

红旗拉包尔分舰队往事第一章

第一章:海的女儿 向着大海的方向,许下一个愿望——《加贺岬》 945年5月,拉包尔。 5月的雨,对南半球来说,或许应该叫秋雨——尽管拉包尔地处热带,无所谓春夏秋冬。现在,雨正淅淅沥沥地从天而降,滴在南太平洋的泥土与海水中。 尽管已经是深夜,但大院内的小木屋里依然亮着灯光。灯下桌前,有几个身影正把酒言欢。 “也就是说,Admiral在来到海军之前就已经是一名陆军军官了。我听说在东亚,很多从陆军调来的指挥官都是精干的实力派。不知道在大家眼里Admiral是怎样的人物呢?”梳着米色双马尾的女士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投来一丝微笑。 “确实是这样哦”刚刚到来的黑衣女子把大檐帽挂到衣架上已有的一蓝一白两顶帽子旁边,在桌旁坐定。“我跟随指挥官阁下从中国东北到上海又到了这里,一路转战,他总是亲临战阵。至于你说的‘

红旗拉包尔分舰队往事序章

序章:万里长征第一步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林海雪原》 尽管已经过去多年,但每当我回想起那次相遇,以及它给我人生轨迹带来的巨大转变,我仍然会觉得如梦似幻,感慨万千。 2k,943年,三月,东北某地。那时的我还只是驻守东北某团的炮兵连长。某一天,我一大早就被团长叫上,乘着吉普车来到了市郊的机场,说是去接收新装备。“团长你确定没有找错人吗?”“没错,找的就是你!你到地方就知道了。” 到了目的地,我就看到机场的跑道上停了一排的“钢铁制品”,那是一批97式坦克——移交给我们团换装的——以及一式战斗机“隼”——交给本地空军的。 尽管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接收来自东方那个曾经剑拔弩张的国家的军援,

恋离飞翼18.公园·我的朋友

舰娘防线。   仍然滞留的避难所的难民在驱逐舰娘的引导下快速的进去地下设施躲避,所有的物资,所有的仪器,除了长门面前这个计算冲击时间的全部都被收拾进了地下,所有人都知道这恐怕是自己最   后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发出怨言,所有人几乎是默默无闻的把所有事做好。   “时间不多了。”陆奥看着仪器“这个数量,简直就是海啸。”   “这个也搬走吧,已经不需要了。”长门看着窗外“看到那层雾气了吗?已经要过来了。”   “不知道蓝盔他们什么时候过来。”陆奥也站起来“难民已经全部下去了?”   “啊,现在就剩下我们了。”长门笑了笑“害怕吗?”   “当然!”陆奥也笑了“让我们上吧。”   “恩。”拉着陆奥的手,长门对着眼前留下来的舰娘们喊着“准备好了吗!地狱的门已经打开了!

恋离飞翼17.新宿·天堂之路

“傻瓜!白痴!二百五!”走出舰娘防线的指挥所,龙骧还是嘴里在不停的咒骂着,前面的蓝盔为他们带路,一行人正向武流所在的帐篷走过去。   听着身后龙骧的咒骂,走在前面一点的那珂有些沮丧,她旁边的经纪人倒是一副松口气的样子,对他来说,现在能够好好找到武流,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他开始盘算怎么说服蓝盔队长让他们坐第一班离开的车队进行转移。   想到马上可以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经纪人就不由的开心起来,他看看旁边的那珂,对他来说,这个女孩就是他的一切,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她完好无损的回去!   “马上,蓝盔就会进行转移,到时候,我们快些带着武流离开这里吧。”经纪人说“太好了,终于完成目标了,佐仓。”   “经纪人。”那珂抬起头“这个地方,最终会怎么样呢?”   “所有人都离开的话,

恋离飞翼16.舰娘防线·三方会谈

从云的房价充满了少女的感觉,一方面让两人对这个平时总是冷冰冰的舰娘有了新的认识,另一方面,也对这个地区的物资富有度感觉惊奇。   闹钟,电视,还有仍然可以运行的空调,桌子上居然还有电脑。   不过这并不影响到她们对接下来听到的事情惊讶,就像是椅子上有钉子一样,刚刚坐下来的两人就被这个消息惊得跳了起来。   “什么?!”那珂激动的抓着从云的右肩膀“武流还活着吗?!”   “太好了!”经纪人激动的抓着从云得右肩膀“终于找到他了!”   “你们两个干嘛!好痛!”从云把两人的手打落,然后面刀砍上去“就算觉得是做梦也请去捏自己的脸!”   “啊呜~”那珂捂着头,看了看严肃看着自己示意‘坐下!’的从云,还是压抑起激动的心情坐下“那个,我只是太开心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收到这个消息的?”经纪人也冷静了下来“原来还有可以联系外面的设备吗?

恋离飞翼15.垃圾场·直升机

天亮了,那珂还是有些睡眼惺忪,因为床只有一张,加上树屋面积有限,那珂是在北上大井的床边打地铺的,半夜,嫌抱着自己的大井太热的北上一脚就把大井踹下了床,直接压到了那珂身上,那珂抬头看去,月光下站起来的那个身影的曲线是那么光滑和前凸后翘,真空!   还好大井后半夜没有再做出什么动作,一连串让那珂脸红心跳的声音后,夜晚总算平静,不同于在之前废墟里的不舒服,也不同于博士研究所里的压抑,尴尬成了这个晚上失眠的罪魁祸首。   这样的夜晚,经纪人的脸庞却一直在脑海里回荡,挥之不去,把被子抱得更紧了些,那珂脸红的发出一声叹息。   “好想见经纪人。”   “?!!!”   睁开眼睛,那珂直勾勾的眼神和严肃的脸就听在自己面前,经纪人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车是好车,但是在车里缩一晚上,经纪人也没有休息得多好,当北上大井也终于穿戴整齐下来的时候,那珂和经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打着哈欠。   “你们感情可真好。”大井调笑着,

恋离飞翼14.绿化带·星界沟通

“真是多灾多难啊,居然遇到那位博士。”北上半躺在床上,不雅的翘着腿一边喝着什么饮料,旁边是有些脸红耳赤的大井正把因为翘起腿而不时往下掉的裙子按住,对面的经纪人一直不好意思的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而那珂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珂小姐,你在想什么?”大井注意到了那珂的样子,她还在努力不让北上的内裤露出来“北上桑!你面前的是名为男人的充满色 情的变态生物啊!怎么可以保持这样不雅的动作!”   “这样舒服。”北上完全看不出害羞“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我会啊!!!”大井抓狂着“我。。。”   “那么。。。龙骧酱,到底会怎么样呢?”那珂的发言打断了大井的抓狂,她的担心无不体现在字里行间“变成了那个样子,博士她和龙骧酱关系又那么不好,她真的会救龙骧酱吗?我不想让龙骧酱也死掉,我已经,不想再有任何人死掉了。。。”   那珂把脸埋到膝盖里,

恋离飞翼13.工业区·自我

晚上的研究所吃的东西是那珂他们从那个大学里哪来的,从云所谓的我们这里管饭其实指的是那些堆放的和山一样的压缩饼干和泡面。   “老天。。。。”看到这副样子,经纪人不由张大了嘴“你们靠这个东西很久了吗?”   “泡面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不是吗?”塞拉博士用牙撕咬着泡面盒子的包装纸,从云则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跑去烧水。   “那个,其实不用这样的。”那珂弱弱的举起手“我们找到了很多食物的,其实可以不用吃那些,带出来的腌菜也还有。。。。”   “什么?!”从云放下水壶就跳了过来“你们那里有新鲜的蔬菜吗?”   从云眼睛放光的冲了过来,当她看清那珂包里的补给的时候,从云不由的泪眼朦胧。   “喂!快去烧水啊,你不吃我还要吃呢。”博士一点也不为之所动“真不明白,明明吃泡面和压缩饼干就足够维生了,干嘛那么麻烦。”   “这就是你24个学位里没有人类学的原因!”从云指着博士。   晚饭吃得非常愉快,因为终于享受到了新鲜食物,

恋离飞翼12.工业区·研究所

从云很快的发现了那辆那珂他们从大学里开出来的车,她饶有兴趣的绕着车走了两圈。   “居然是兰博基尼啊。”从云指了指已经被摔了两下的跑车“你们从哪里搞到的?就是开着这个东西从那边逃过来的吗?”   “是从那个大学里,不知道什么原因,这辆车就停在三楼的位置。”经纪人把背后的龙骧往上提了提“如果不是这辆车,恐怕就连我们也没法从那里逃出来吧。”   “真是奇妙的事情。”从云观察着那辆车“车子居然会停在楼上,而且钥匙会就在附近,你们运气可真好。”   “但是现在车子已经不能动了。”那珂叹了口气“我们为了逃生,是直接把车子从三楼开下来的,也许是摔坏了吧。。。。”   “三楼吗?等我下。”从云拉开车门,熟练的做到驾驶位置,试着打了打火,当然没有打着“恩?啊,原来是这样。”   “怎么了?”   “这辆车应该是展出用的,

恋离飞翼11.工业区·相遇

慌不择路,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甚至不知道车子是在向哪里开过去的疾驰而过,在洪水的冲刷后难得宽敞,什么阻碍都没有的公路,就这样没命得逃跑着。   再听不到身后那个恐怖的“赤诚”的嚎叫声,天空中也再看不到那些深海栖舰的就像鸟一样的舰载机,经纪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开了多远,他只希望可以离那个大学远一点,越远越好。   汽车似乎在那一下颠簸中坏掉了什么,一直发出异响,但是经纪人根本没有空去管,油门被一直踩到最底下,发动机一直发出强迫的轰鸣,轻微的爆裂声,被颠得搭拉下来的排气管冒出如同人咳嗽一样断断续续的黑烟,虽然油门还一直踩到底,但是车子却在这轻微的爆裂声中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周围是断裂的烟囱和厂房,高底不齐的围墙上方是没有任何遮挡的蓝色的天空,这样让人心情舒畅的晴天里,经纪人一下趴倒在方向盘上。   全身都在颤抖,一直憋着的气到现在才突然呼了出来,冷汗从脸的两侧夹杂着恐惧的眼泪慢慢流下来滴落在裤子上,经纪人一直在喘气。   那就是深海栖舰的力量,

恋离飞翼10.河岸·大学

天气晴朗,不如说有些热,衣服干的非常快,光着身子在水里打打闹闹的龙骧和那珂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有了点晒黑,互相嘲笑了一下,两人穿好衣服准备回去车站那里。   “这样子全身都晒黑,意外的有点色 情呢。。。。”那珂穿着衣服,不时偷看着龙骧“龙骧酱不觉得吗?”   “有吗?我经常这样的。”   整装待发,本来想要去抬担架的五月雨却突然又一次坐到地上,把不明所以的蓝盔吓了一条。   “你没事吧?!”蓝盔慌张的想伸出手扶住五月雨,自己却差点从担架上翻下来“她怎么了?”   “五月雨酱,还没有好吗?”那珂担心的过去扶起五月雨“五月雨酱昨天晚上好像收到爆炸冲击了,那之后她一直说头晕。”   “这样子看起来没法行动了。”龙骧不经意的撇了一眼地面上细腻密密麻麻的触须海,对着五月雨眯起眼睛“经纪人你来背着五月雨吧,我来抬担架。”   “经纪人先生背着五月雨酱也不好抬担架吧?”那珂走了过来“

恋离飞翼9.河岸·苏醒

缩在建筑物里,外面的大水发了一整天,声势浩大的洪水就像是要把这个城市的地基都翻过来一样不停洗刷着街道,本来就已经腐蚀严重的附近的建筑物不时在风雨中支持不住坍塌了,担心的环顾四周,自己身在的这个建筑物暂时还没有变成废墟的迹象。   万幸。   五月雨在经纪人怀里昏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就醒了,醒来后的她抱着那珂哭了好久,独自一人去引来可怕的深海栖舰,这种事那珂就算是想想也觉得毛骨索然,自己在面对这个局面的时候,也会和五月雨酱一样有勇气去做这种事吗?   回想起深海栖舰那狰狞的外观和那恐怖的爆炸,自己不免发抖,自己是因为有舰装的支持还有龙骧在所以才敢和深海栖舰战斗,但是五月雨,没有了舰装,连为之创造机会逃跑的人会不会来救自己都不知道,她居然就那么跑出去了。   水流带着附近街道里冲来的汽车,商店招牌,甚至是木制的房子之类的东西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哐啷,咚咔的声音一直在不远处响着,不绝于耳的,还有那瓢泼的大雨。   不知道龙骧那边怎么样了。   缩在这个光秃秃的建筑物里又缩了一晚上,在第二天的早上,阳光终于久违的照射了进来,天空就如同是一口气把这辈子的雨都下完了一般的没有了一丝云彩,绝妙的大晴天。

恋离飞翼8.河岸·洪水

虽然天还是阴沉沉的,虽然不是和夜晚一样黑,但是仍然看不出来这是中午,雨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预订要今天出发也不得不延迟下来,因为这里还有一个伤员,对于一个失血过多的人来说,简单的风寒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真的已经中午了吗?”那珂看着外面还在不停下的大雨“阴暗的根本看不出来啊。。。”   “时间上确实是中午了。”经纪人看了看手表“真是少见啊,这种地方居然会下这么大雨。”   “这都是深海栖舰搞的。”难得空闲,龙骧把自己的舰装拆了下来用布仔细擦着“深海栖舰密集的地方,气温会变得很低,这个城市的气候早就被搞得一塌糊涂了。”   门面房的一楼已经有些进水,她们不得不把那个伤员搬到了楼上,现在,她们就坐在昨晚那珂和五月雨吃夜宵的地方。   “到了白天看,这个房间好像也没那么恐怖了嘛。”那珂又跑到了那个舞台“那么!在这样沉闷的中午!由那珂酱来为大家带来一首歌让大家打起精神吧!”   “别,这里可是有个伤员呢,

恋离飞翼7.商业区·夜晚

夜已经深了,五月雨拿出从附近收集来的被单铺在地上,虽然还是很硬但是聊胜于无吧,伤兵被放置在室内就在他们旁边,然后是经纪人,五月雨也靠着那个枪兵睡着,那珂则在经纪人这边。   龙骧没有睡觉,夜幕降临以后她就带着紧张的表情出去警戒了,虽然那珂很想让她也好好休息,但是龙骧完全不领情。   “居然还有心睡觉,今天路过我们这里的可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一般那种家伙走过的地方深海栖舰都是会慢慢跟上去的,可以预计会有一大波深海栖舰路过这里。”龙骧插着腰“我才不要睡在这种跑都跑不掉的四周封闭的地方,我去外面警戒,先说好啊,如果真有一大群深海栖舰出现在这里,我最多就是通知你们一声,我自己可是会先一步跑路哦!”   这么说着,龙骧就冲了出去。   安静的夜晚,除了这个废弃的门面房里均匀的呼吸声其他什么都听不到,那珂一直抱着经纪人的手睡着,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看到那一抹淡白的裙摆的影子出现在楼梯口。   “五月雨酱?”轻微的呢喃了下,那珂突然想起睡觉前经纪人告诉她的话。

恋离飞翼6.商业区·救援

等到那个被吓坏了的女孩终于停止挣扎以后,龙骧一行人终于有机会对着那个女孩解释,女孩这才搞明白,眼前的三个人是在救人。   “非常!非常的对不起!”女孩子对那珂深深得弯腰鞠躬,头低得都快撞到地面了“我真的很害怕!之前也遇到过人但是。。。。”   “没事的没事的。”那珂温柔的把女孩子扶起来“龙骧酱和那些人不一样哦!”   说着,那珂把女孩子推到了龙骧面前。   “来,试试看和她打招呼吧,龙骧酱是好人哦!”   “呜。。。。”女孩子似乎非常怕龙骧,站在龙骧面前说不出话来。   “龙骧酱!你也别生气了啦!”那珂劝解着“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啊。”   “这也就是我是个舰娘,我要是个人类恐怕真是死不瞑目。”龙骧凶着脸看着女孩,把她吓得瑟瑟发抖“你这家伙!下次听别人把话说完再动手!”   “哇!!”女孩子惊叫一声,

恋离飞翼5.商业区·街道

遇到了这样的事,飞鹰越发的担心起了大概一周前和她们失散的那队蓝盔的情况,深海栖舰的战斗主战场并不在它们已经破坏过了的区域的这里,层出不穷的袭击事件说明这样的现状出现了变化,深海栖舰这样在自己已经占领的地区活跃,虽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深海区的危险程度已经越来越高却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之前态度强硬,加上本身避难所收到袭击,很多物资没来得及搬走就付之一炬,这个避难所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会特别不好过,即便如此,在那珂她们离开的时候,飞鹰还是给了那珂她们足够的食物和水才让她们离开,不如说是比他们本身带来的东西还要多,飞鹰本身这个傲娇的家伙不论,隼鹰把那一大包东西交到龙骧手上的时候颇有一咬牙一跺脚的样子,但是她知道避难所内部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可以去执行外派任务了。   “说了那么多,最后还不是要乖乖的把东西拿给我们。”龙骧一副小人得志的奸笑表情不停的拍着经纪人先生背后的旅行包“哈哈哈,大丰收!”   “飞鹰小姐确实是个好人呢。”那珂一脸憧憬“能被那么多人信任,领导那么多人在不毛之地里也可以生活下去,我敬佩她!”   “说是好人,也不过是个烂好人罢了。”不屑的撇撇嘴,龙骧把嘴里叼着的树枝吐出去“那个家伙明明有机会可以离开深海区,

恋离飞翼4.住宅区·防空洞

夜晚很快就到来了,交代好了地区方位和注意事项,其他工作人员就把龙骧一行人带到了给她们安排的帐篷里,而另外一边,准备继续彻夜工作的飞鹰也被隼鹰强行拉去休息了,经纪人对飞鹰这样拼命的工作态度给了肯定,但是龙骧不这么看。   “如果自己死掉了,那自己创造的东西就都没用了。”   虽然不知a道这个说辞是在担心飞鹰还是单纯因为龙骧的个人性格,拗不过大家意见的飞鹰还是乖乖去休息了。   帐篷里,唱了一晚上歌,和那些一般人玩的超嗨的那珂也沉沉睡去,她旁边的龙骧即便是睡梦中,也因为那珂不断缩紧的臂弯而皱起眉头,经纪人睡在帐篷的另外一边,他们自己的睡袋已经被飞鹰拿去充了公,避难所里有很多受伤的人和舰娘,气垫床这种稀有的东西已经被分发了下去,看到这个,就算是龙骧也没有再抱怨什么。   大地在震动,帐篷外传来嘈杂的声音,那珂迷糊之间睁开眼睛,立刻就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龙骧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那珂揉着眼睛,她感觉自己并没有睡多久“现在几点?”   “临晨两点。”回答她的是那边正在着急穿衣服的经纪人“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

恋离飞翼3.住宅区·营地

当三人找到飞鹰的时候,飞鹰正在一张桌子前面不停的写什么文书类的东西,舰装的甲板卷轴被放在桌子旁边,而飞鹰虽然穿着制服却戴着眼镜,此刻,她正一边用力揉着额头一边思考着。   “铛铛铛”   象征性的敲了敲门,龙骧大摇大摆的直接走了进去,丝毫没有注意到感觉里面气氛不对而特意让开位置的隼鹰的窃笑。   “飞鹰大佬,我。。。。”   “我早就说过!别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我了!!”   “嘣!哐!铛!”   “哇哇哇!!!!”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龙骧从里面跑了出来,三人默契的让开门口的位置,在龙骧的身后,一堆墨水瓶啊,水杯啊之类的东西就从里面丢了出来。   “卧槽里面那个泼妇就是飞鹰?”龙骧有些不可置信的指着那边“几个月不见,你们这里换头了?”   “没换,那就是当初的那个飞鹰哟。”隼鹰看到龙骧吃瘪非常高兴,她插着手“你运气不好,

恋离飞翼2.住宅区·避难所

因为昨晚的战斗,建筑物的残骸堆得到处都是,大块的混凝土挡在道路中间,虽然人可以慢慢爬上去,汽车却是怎么也没法上去了。   “看起来也只能饶路了。”龙骧叹了口气“毕竟车里的补给很多,我们不可能把东西全部丢掉。”   “这里的路都是这么难走吗?”经纪人也看了看这没法过去的瓦砾堆叹了口气“看起来直线穿越城市是不可能的了。”   “深海栖舰的体型非常庞大,虽然已经不怎么通过这个城市来进攻战线,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一两个在这里徘徊。”龙骧回到车上,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位上睡着的那珂“真是羡慕,外面就是活生生的战场,这家伙居然可以睡得这么安稳。”   “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慌乱,也是佐仓的优点了。”经纪人回过头伸出手摸了摸那珂的头“看着她能这么安稳,我也就安心了。”   “佐仓?”龙骧说“她以前的名字吗?我得纠正你,她现在是川内型的那珂。”   “恩,佐仓凌音,她的名字。

恋离飞翼1.城市入口

我一直跟随着你。   踩着你曾经走过的路,呼吸着你曾呼吸过的空气。   我们的脚印是如此吻合。   一步。   我感受到你内心的动摇,但是即便如此你还是踏足。   第二步。   我知道你已经伤痕累累,但是即便如此你还是踏足。   第三步。   你的脚印散发着光,就像黑暗中的明灯驱散我的无助。   第四步。   如果我这么走下去是否会在尽头看到你?走在你曾经的路。   我一直在你不远处。   办公室里,龙骧又把书盖在自己脸上然后仰躺在椅子上,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凉风老师正在和其他老师嘀咕着什么。   虽然说是嘀咕,但是声音正好放在了一个注意到身边有人在休息却又无法掩盖自己激动之情反而不清不楚让人在意的音量,更别提,旁边的凤翔老师和天龙老师会不时得发出被什么逗乐却又捂着嘴笑的笑声。   吵死了。。。。   比起那种无意义的噪音,这种可以激发人的好奇心的说话声更加让人睡不着觉,龙骧被压在书底下的眉毛不满的扬起来,手啪的一声拍到脸上的书上,把书拿了下来。   “你们搞什么鬼?”龙骧没好气的说“